?
天氣預報:

最佳游覽時間:
7:30--19:30

七星景區管理處
咨詢熱線:0773-5814343
公司地址:桂林七星路1號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博客

掃一掃 七星景區官方微信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景區景點 >

紅色經典

  三將軍墓

  三將軍墓座落在廣西桂林七星公園內普陀山七星巖上博望坪,這是1944年11月在抗日桂林保衛戰中壯烈犧牲的三位國民黨將領合墓:桂林城防司令參謀長陳濟桓;陸軍131師師長闞維雍(陸軍中將);陸軍第31軍參謀呂旃蒙。

  1944年11月上旬,日軍進犯桂林,國民黨第四戰區組織桂林保衛戰。31軍131師師長闞維雍率部與敵奮戰,與日軍激戰10天,適值大雨,盟軍空軍受阻,城防司令韋云松等又臨陣脫逃。敵增援部隊分進合擊,穿山、貓兒山、屏風山、普陀山、月牙山等陣地相繼失陷。漓江大橋被炸斷,交通斷絕。終因寡不敵眾,自殺殉國,履行了與桂林同存亡的誓言。城防司令部長參謀長陳濟桓和31軍參謀長呂旃蒙突圍途中遭遇阻擊。呂旃蒙陣亡,陳濟桓身負重傷,舉槍殉國。

  抗戰勝利后,1946年,國軍政府下令收斂壯士遺骨,與三將軍合葬于今廣西桂林七星公園內七星巖上博望坪,蔣介石為三將軍舉行國葬!建"三將軍墓"以示紀念。墓前建有紀念碑,碑上寫著“31軍參謀長呂旃蒙、城防司令部參謀長陳濟桓、第131師師長闞維雍殉職紀念塔”,碑背面刻有蔣中正親筆題詞 “濟桓、旃蒙、維雍同志及守城陣亡將士千古英風壯節 蔣中正”。

  紀念碑右側有紀念“忠亭”,并有李宗仁,白崇禧等紀念題詞。李宗仁題詞為“浩氣長存”,白崇禧題詞為“千古英靈永峙”。

  他們的民族氣節,他們的抗日精神,永遠激勵著人們。建國后,人民政府追認三將軍為烈士。

  八百壯士墓

  八百壯士墓是一個抗日英烈墓。桂林保衛戰從1944年10月28日持續到11月9日,防守桂林城的國民黨31軍131師,在寡不敵眾、久戰無援的情況下,391團指揮所、1營指揮所、1連、303機槍連、輸送連、特務排、防毒排、山炮排、野戰3醫院各單位一部份和衛生隊全部,計官兵、傷員800余人,被迫撤至七星巖內,繼續抵抗。日軍圍山后,先用山炮猛轟巖口,繼后傾倒大量汽油,投入大批瓦斯彈,用火焰噴射器向巖內噴射施放毒氣,,致使巖內官兵,全部壯烈殉國。抗戰勝利后,1946年國民政府從七星巖內收殮823具國民黨將士遺骨,合葬于普陀山博望亭。蔣介石為八百壯士樹碑題詞,墓碑刻:“英風狀節蔣中正題”。墓冢長方形,寬5.5米,長6.2米,高1.2米。墓碑刻:“八百壯士墓”。墓旁建有紀忠亭。

  當時的歷史背景

  1944年二次大戰已經接近尾聲,德、意、日軸心國失敗成為定局,在亞洲戰場上,美軍的海空軍事力量占據了絕對優勢。但是日本并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在東南亞還有日本的利益和駐軍,為了供應東南亞軍隊的補給日本只能開辟從中國大陸到越南的交通線。在抗戰時期的西南,當時是國民黨的后方基地,在桂林等地駐有美國著名的飛虎航空隊,這對日軍也是個威脅,必欲除之而后快。正是基于這兩種原因,日寇于1944年8月開始,發動了指在以打通交通線和破壞中國西南空軍基地為目的的桂柳會戰。此次日寇的司令官是岡村寧次,總兵力18萬人,從湖南、廣東對廣西形成戰略合圍。

  但是從蔣介石角度觀察戰爭局勢,他已經看到了日寇必敗的戰略趨勢,所以在戰役開始之前,保存實力,采取拖的態度,寄希望美英在歐洲脫身后,干涉亞洲的局勢。所以在戰役部署上只注重在廣西全州、桂林、柳州等三個戰略據點上,明確要求每個支撐點堅持三個月,等待世界局勢的變化。同時,由于廣西是桂系的根據地,就將這個包袱甩給了白崇禧。只在全州安排了93軍一支中央軍部隊,其他的戰略預備隊拒絕派出。

  而從白崇禧角度看,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此白崇禧向蔣介石獅子大張口。首先要求將原桂系的老部隊調回,再要求在廣西訓練一支五萬人的預備役隨時補充戰斗部隊,然后是要武器和糧餉,其目的是借此擴大桂系的實力。

  在桂林保衛戰的部署上,原來計劃由兩個軍實施,即桂系主力的31軍和46軍,但是白崇禧在戰役就要開始的階段,突然將31軍和46軍各抽出一個師,組成外圍機動部隊,本來守城的這兩個軍每軍就只有兩個師的編制,白崇禧此舉將守城部隊減少一半,已經捉襟見肘,更重要的是這嚴重的影響了守城部隊的軍心。

  這種不利于守城的部署白崇禧為什么執意要干呢?原來這根子出在老蔣身上。蔣介石為了消滅地方軍閥,有一條慣例,如果整編制的軍隊戰敗,編制就要被取消。白崇禧號稱小諸葛,這點聰明心眼還是有的,所以他將守軍各撤出一半,如果守城軍隊被吃掉了,還有另一半利用現有的編制可以重新崛起。

  大戰在即,日寇是志在必得,躍躍欲試。國民黨是各揣心腹事,用于內耗的力量要多于御外的力量。戰爭還沒有開始,其實兩軍的勝敗就已經定局了。

  防守廣西門戶全州的是中央軍第93軍,老蔣直接同93軍軍長陳牧農溝通信息,為了保存實力,暗示他可以逐次抵抗,但陳牧農實在是個庸才,日寇一個側后進攻,陳牧農就慌了手腳,棄全州而逃之夭夭,原來計劃堅守三個月,實際只守了一天,國民黨桂柳會戰第一仗就這樣失敗了。事后蔣介石怒93軍軍長陳牧農不爭氣,就地給槍斃了。

  桂林距離全州只有一百多公里,白崇禧的桂系主力直接面對著日寇的沖擊。桂林的地形,三面是巖石山峰,一面瀕臨漓江,郊外平野開闊,有利于防守。白崇禧在這三面地域利用巖石溶洞,建立了縱橫交錯的掩護體,相互之間既依靠山頭相互獨立,又利用交叉火力相互支援。唯一的薄弱地點就是城防面臨漓江的一面,隔著漓江,與東岸的防線被分成兩塊,只能用炮火支援。但由于山頭的阻隔,炮火支援有大面積的死角,戰時只能靠防守部隊人自為戰。而后來的經過日軍正是利用這一面的薄弱環節首先突破東線防御,越過漓江,攻入桂林的。

  為了彌補漓江防守的弱點,守城部隊在漓江的東岸七星巖、貓兒山、屏風山、普陀山等地建立堅固的溶洞堡壘,并委派 131師391團負責桂林東岸的防衛。但由于白崇禧將31軍另一個主力師188師調出桂林防御圈,七星巖一帶只由一個團防守頓感兵力不足。

  日寇進攻桂林是十一月一日從桂林北部開始的,由于131師的拼死抵抗,日軍沒有得逞。四日開始轉攻漓江東岸,391團成為進攻的重點。敵人將主攻方向調到東邊,首先攻下貓兒山,然后逐次爭奪山頭,各個擊破。由于失去貓兒山的掩護,日軍登上七星巖山頂,將守軍壓迫到七星巖洞內。

  按照白崇禧的設想,依據廣西特有的溶洞,抵抗部隊能堅持幾個月,戰前在各巖洞內就儲存大量的糧彈,對此白崇禧滿有信心。但事實上,日軍抵近洞口以后就調來平射炮猛轟,守軍只有機槍和手榴彈,根本就守不住洞口。在桂林保衛戰時,有多處洞口甚至被日軍的炮火將巖洞口的巖石轟塌,將巖洞口全部堵死,洞內的守軍活活被埋葬的事情發生。退入七星巖溶洞內的守軍,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日軍調來平射炮,直轟洞口,守軍傷亡慘重,只得退入洞內。雖然守軍同師部的交通中斷,但無線電聯系還是暢通的,守軍明確表示要戰斗到底。

  日軍占據洞口先是將手榴彈投入洞內,后又將汽油灌入洞內用火燒,其后日軍殘忍地對洞內施放毒氣彈,洞內守軍沒有配備防毒面具,結果無一生存。戰后清理巖洞,尸骸累累,共有八百二十三具之多,全部安葬在普陀山上的合葬墓內。雖然蔣介石在戰略上指揮失誤,但桂系軍隊在維護民族尊嚴上還是可歌可泣的。桂系軍隊不但下級戰士在對日作戰時臨危不懼,而且高級軍官也有上乘的表現,這在國民黨軍隊中是不多見的。

  131師主防桂林,在防御圈被日軍突破時,城內開始了巷戰,一片混亂,已經沒有可靠的指揮系統了。當時以韋云淞為首的城防司令部高級軍官開始策劃突圍,以后也真是成功突出了包圍圈,但131師師長闞維雍拒絕撤退,并在指揮所被日寇包圍的情況下,自殺成仁,表現了一個軍人的氣節。烈士陵園另一個軍官的陵墓是城防司令部參謀長陳濟恒,他的犧牲更讓人感嘆。白崇禧推薦給蔣介石防守桂林的最高司令官是韋云淞,時任31軍副軍長。他所以被白崇禧所看重,是因為1930年滇軍與桂系發生南寧戰事時,韋云淞是當時的南寧的城防司令,在困難的情況下堅守南寧幾個月,拒不投降,終于等到白崇禧反攻回來,被桂系軍人所稱頌。

  但到了防守桂林時,情況就不一樣了,組建城防司令部時,沒有誰愿意干這個生死未卜的差事,而陳濟恒就是當年韋云淞防守南寧時的參謀長,當時雖然并不在31軍系列,而且一條腿被截肢,但還是自告奮勇,主動承擔城防司令部參謀長的職務。更讓人敬佩的是陳濟恒的中將職務是桂系原來自己任命的,蔣介石的軍政部沒有底檔,不予承認。但他為了民族的事業,沒有計較職務的高低,還是兢兢業業完成自己參謀長的工作,最后在突圍中一條腿行動不便,又不幸負傷,為了不被敵人所恥辱,陣前自殺。

  來到烈士陵墓前,八百烈士的事跡氣壯山河,但在七星巖公園內卻默默無聞,他們為了民族的事業獻身的,理應受到后代的祭奠,理應成為民族的榜樣。

  陳光烈士墓

  陳光烈士原名鎰昌,又更名陳揚,1918年生,1949年11月11日殉難,年僅31歲,廣東梅縣人,僑屬,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任中共南口區委書記,1947年10月調任中共地下黨桂林市工委書記,建立中共桂林工作委員會,并領導桂北游擊隊。陳光同志在工作期間,一貫是積極負責的,百折不饒的爲人民革命事業艱苦奮鬥,這種忘我的精神是令人欽佩的。一九四九年八月九月間,國民黨反動派幾次陰謀迫害陳光同志,雖然被迫連續搬過三次家,但所有這些,都沒有絲毫挫折陳光同志革命的意志,一直在李白匪幫統治的廣西堅持工作,堅持鬥爭。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正當我人民解放軍向廣西進軍之前夕,陳光同志即遭李白黃匪幫之特務匪徒逮捕。曆時一月多,受盡了種種慘無人環之酷刑,死去活來,但陳光同志在匪徒面前,表現了共産黨員的英雄氣慨,保持了共産黨人堅貞不拔,至死不屈的偉大革命氣節,保守了黨的秘密,保全了黨的組織,並和特務匪徒們進行了堅決的鬥爭,迫使匪徒們毫無辦法,不得不承認他們已走上了窮途末路。這種壯烈的行動,教育和鼓勵廣大的革命青年,感動了在獄中的其他受難者。解放前夕,十月十一日下午六時,當我人民解放大軍向廣西進軍之際,因叛徒出賣,陳光同志遂被匪徒們在火車北站附近暗殺。光榮犧牲于1949年11月11日桂林城解放前的第十一天。在臨難時,陳光同志還是堅定如剛,在他倒下之前還在痛斥匪徒們的殘暴。他爲黨流盡了最後一滴血,爲人民革命事業作了最大的犧牲。為紀念他,中共桂林市委于1951年修建了這座陳光烈士紀念塔。紀念塔高九米,底座為五角座,頂飾五角星,側面刻有建國初期桂林首任市委書記、市長、軍代表等人的題詞。塔后是紅色圓形衣冠墓,供人們緬懷瞻仰,每逢清明時節,前來掃墓獻花圈的少先隊員、共青團員絡繹不絕。墓現已列為桂林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小白樓(月牙山)

  小白樓是中共桂林市工委聯絡站舊址,在月牙山的北麓,原來是私人住宅,中式民國建筑,兩層六間房,小青瓦磚木結構,雙坡屋頂。1946年春,中共桂林市工委以“桂師校友會”的名義買下此樓作為聯絡站和活動點。1946年至1947年間,這里是地下黨及進步師生的聚會處;廣西省工委書記錢興多次在此布置工作,省工委特派員肖雷也常常到此聯絡和傳達工委指示。1948年暑假桂林市新工委書記陳光曾在此舉辦過黨員學習班。

收縮
  • 電話咨詢

  • 0773-5815050
桂林旅游攻略